最新消息

  • 感謝大家熱情的參與數位藝文西灣網站命名活動,... <more>
  • 【投票時間】2012年12月15日~2012年12月21日... <more>

相關連結

 

「潮州水澯.曲藝鬧台」皮影戲區特展介紹

偶發真成萬年藝 有影無形千古傳

皮影戲隨移民來到台灣,成為民俗藝術的重要環節。關於皮影戲傳入台灣的時間眾說紛紜,有一說法是在太平天國動亂年間,由海陸豐、潮州、汕頭一帶傳入;亦有一說在清同治初年,由閩南許陀、馬達、黃索等三人傳入台灣;另為坊間傳說:一百多年前,由廣東潮州一帶傳到台灣南部,流行於高雄縣岡山與鳳山境內,在北二層溪以南、下淡水溪以東的聚落間,擁有廣大的農民觀眾。然而根據台南市某碑文1819年間史事記載,可知皮影戲傳入台灣的時間可能更早。

相傳漢武帝非常寵愛的妃子 李 夫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去世,漢武帝非常想念她,於是請了一位名叫李少翁的道士做法招喚 李 夫人的靈魂。有一天晚上,李少翁就在宮殿的庭院圍了一布幕,並在布幕後方點了許多蠟燭,然後要漢武帝坐在帷帳另一端,不久後布幕上果然出現一個很像 李 夫人的影子,漢武帝不聽李少翁「只能遠觀,不能近看」的告誡,走上前去想要撫摸他朝思暮想的愛妃, 李 夫人身影隨即消失。據說後來故事流傳到民間來,有人便利用此方式來表演故事,於是發展成皮影戲。

以皮影戲團流傳的抄本與唱腔來說,此一劇種與廣東潮州關係極為密切。皮影藝師自稱所演唱的戲曲為「潮調」,且現存皮影戲抄本常以潮州方言寫成。此外,潮州地區曾稱皮影戲為「皮猴戲」,因為影偶的臉部側面只能看到一隻眼睛,看起來很像猿猴,因此台灣民間也用此稱呼。

 

皮影戲製作

皮影戲的影偶多半由藝師雕塑,其材質可能為牛皮、羊皮、驢皮或豬皮不一,但台灣以牛皮為主。影偶造型則大都承襲前人流傳下來的形式:偶身包括頭部、上身、下身、雙腿、雙手各部份;造型則根據傳統人物類型,依照角色性格、身分的不同來設計。完成後平塗顏色,以黑色為主,再加上紅、綠、白、黃四色,呈現多采多姿的影戲之美。影偶的製作程序相當複雜,包括選皮、刮皮、過稿、鏤刻、敷色、熨燙、定綴、裝桿,從選皮到影偶的成形,需要具備許多繁複的工藝技巧。

 

皮影戲演出

皮影戲常在酬神或喜慶時應邀演出,劇團人數在四到七人:一人表演,一人助演,其他負責樂器兼幫腔。基本上,皮影戲的演出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影偶、影窗與燈光。任何一齣皮影戲都有一定的劇本、口白與音樂,劇本多半是由前人流傳的手抄本,分文戲和武戲。前者唱曲較多,如《蔡伯喈》、《師馬都》、《高良德》、《蘇雲》;後者曲調少、場面熱鬧,穿插許多拳打腳踢的動作,常見的武戲劇目有《孫臏下山》、《西遊記》、《薛仁貴征東》等。


三王香火護先民 墾荒屏東深生根

位於屏東縣潮州鎮的三山國王廟—忠主宮,據說是由廣東潮州府揭陽縣先人隨鄭成功來臺時,所持原生地寺廟的「香火」奉祀發展而來。在台灣民間信仰中,「香火」不僅象徵人類與神明之間的溝通,亦有「樹大分枝,人大分房」的淵源意涵。

 

三山國王福澤潮州 追光舞影唱作好戲

三百多年前,鄭成功計畫攻取台灣作為反清復明的基地,便招募來自泉州、漳州、及廣東潮州三地之義士民兵組成軍隊。同時得到在台漢人通事何斌所給的航海圖,得知荷蘭人不重視鹿耳門港的軍事價值,遂於四月二十九日夜三更大潮時,一舉進入台江內海。經過為期十個月的戰役後,雙方立約,荷蘭政權正式被驅逐。

在來台的潮州府義士中,許多人為求平安越過「黑水溝」,特地在出發前奉請廣東潮州三山國王廟拜請「香火」,以攜帶來台,當鄭氏養兵生息實施「屯田制」時,潮州移民受命南下開墾,其中一支軍隊來到今日的潮州鎮屯墾置郡,三山國王信仰遂在此落地萌芽。根據民國七十六年史料調查,屏東縣內的三山國王廟數量有二十七座,僅次於宜蘭的三十四座,可見三山國王信仰在屏東地方的重要性。

 

你知道嗎?

讓我們將視野拉到高空看︰屏東平原是一個完整的梯形沖積平原:東為南北走向的潮州斷層;西為與潮州斷層呈平行的下淡水溪;南斜邊為下淡水溪出海口到枋寮的海岸線;北斜邊則為荖濃溪及隘寮溪的沖積平原。整個地區為高山原住民和平埔族居處生息之地,當地的平埔族就是史稱的「鳳山八社」。清領時期,海路較陸路便捷,客家人祖先由台南鹿耳門登陸東港,再溯走東港溪流而上,以崁頂的力社為據點,據墾東港溪中游的沖積平原,逐漸開發出「十三大庄,六十四小庄」。當時,來台的粵民清一色是無妻無子的「羅漢腳」,以為人佃農為生,稱為「客子」;聚居千人、百人的聚落則稱為「客莊」──「潮州庄」便是此時期形成的客家聚落之一。


三山國王的傳說

三山國王屬於自燃崇拜所衍生的神祇,廣受客家人敬祀,三山指的是廣東省潮州府揭陽縣的巾山、明山和獨山。

三山國王傳說為連王、趙王、喬王三位結拜兄弟,生於宋朝宋仁宗年間,原籍廣東潮州。據說生於北宋仁宗(1022-1063)初年,當時四方大亂,由三位年輕人立平匪寇,功成身退後卻又不受封,宋仁宗為表揚三人崇高的精神,便尊封他們為「三山國王」,分別賜封為:清化威德報國王(大國王,巾山國王)、助政明肅寧國王(二國王,明山國王)、惠威弘應豐國王(三國王,獨山國王),合祀為「三山國王」,神職為代天巡狩監察天尊。另又有一說為唐代大文豪韓愈被貶當潮州刺史時,當地洪水泛濫成災,居民向這三座山祈求止雨,果然雨過天晴,韓愈便奉這三座為三山神。

 

潮州忠主宮的歷史

忠主宮在建廟以前原本只是民家自行供奉的香火,由於非常靈驗,信眾日漸增加,於是在清乾隆三十八年(西元1773年)經潮州各方耆老仕紳商議,建廟並雕刻金身祀奉,因此三山國王廟是屏東潮州鎮最古老的廟宇,已有近兩百四十年歷史。然而到了日治晚期,日本人厲行皇民化運動,強制將三山國王廟拆除。信徒 邱祥 先生將神像偷偷移至他處,又將王爺神像放入「布袋」裡以躲避日本警察追緝,甚至曾避居五魁里民宅,才幸運免於災禍,王爺信仰得以保存流傳。值得一提的是,此後 農曆二月二十五日 王爺慶典期間,按例不演布袋戲,以免王爺觸景生情,這是潮州三山國王廟獨有的習俗。


光鹽民俗藝術團簡介

本展場所展出之皮影戲偶皆是出自光鹽民俗藝術團 劉 老師巧手。除了延續皮影戲偶傳統的特色,在劉團長巧思創作下,發展出具有台灣文化特色的影偶,不妨仔細玩賞展品中難得一見的巨幅戲偶,係以台灣原住民為主角,呈現獨具特色的原民舞蹈,演出時,一排族人手牽著手,腳步整齊劃一,蔚為一場壯觀的視覺饗宴。

戲團或相關藝文教育在地潮州逾二十四年,熱心的劉團長夫婦對於皮影文化推廣不遺餘力。該團特色有三:第一,演出時間不受限制,無論白天或晚上,觀看品質不受影響;其二為軌道式的影窗設計,使換景更加千變萬化,視覺效果更加精采;最後是生活化的引導情境,使得所有參與者都能學到正面、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光鹽紙影戲團目前在各級學校、醫院、監獄、看守所等各機關團體都有演出,並致力於傳統藝術的傳承與延續。

 

皮影戲 鄭成功復台史故事大綱

故事以原住民的生活狩獵拉開序幕,接著由鄭成功募兵攻台驅逐荷蘭政權開始,沿海居民(汕頭、福州、福建、潮州等)在祈求當地神祇的平安符後隨軍渡海,接著帶出戰爭大致的經過,包括何斌建議從鹿耳門登陸的策略,以及鄭成功最後的決策,登陸的情形以及與荷人的軍事角力為主要場景,戰爭結束後,招募來自泉州、漳州、以及來自廣東潮州三地之義士民兵出發前奉請廣東潮州三山國王廟拜請之[香火]立廟奉祀,當時渡海來台的先民們感念歷經黑水溝海險與戰事之慘烈,慶幸自身能夠活著同時也感嘆同鄉與袍澤犧牲之命運造化,此後「潮庄」地名漸成,渡海來台的規模也逐漸擴大,本段表演將結束先民唱山歌與前人開墾拓荒之辛勞,於潮州人民的祈禱中,祈求保佑地方風調雨順、子孫平安。

 

補充資料

人物:鄭成功、何斌、荷蘭人、先民男女百家戲

1658年5 月鄭成功統帥17萬水陸軍北上,擬進攻南京,然因與長江流域的張煌言無法全力合作作戰,清軍守城拒戰,鄭軍缺乏糧食補給,終而無功南返廈門。鄭成功認為單以金、廈難以長久抗清,加上清廷採取海禁政策,阻斷鄭軍的經貿財源,而鄭家原來就與台灣的荷蘭有過貿易往來,加上在台為荷人作事的何斌投奔至廈門,提供台南的軍情、地理形勢給鄭成功,於是接受參軍陳永華的建議,決定揮軍攻取台灣。

台灣城上的荷軍原以為中國船隊必從南航道駛入,忙於用大炮攔截,未料到鄭成功卻躲開了火力,船隊從鹿耳門駛入臺江,在大炮射程之外。荷蘭侵略者面對浩浩蕩蕩的鄭軍船隊,“駭為兵自天降”,頓時束手無策。鄭軍船隊沿著預先測度好的港路魚貫而人,切斷了台灣城與赤嵌城荷軍的聯繫,迅速于禾寮港登陸,並立即在臺江沿岸建立起灘頭陣地,準備從側背進攻赤嵌城。在北線尾登陸的一支鄭軍,駐紮于鹿耳門,以牽制荷蘭侵略軍兵船,兼防北線尾。

    台灣的漢族和高山族人民見祖國的大軍到達,爭先恐後地“出來迎接他們,用貨車和其他工具幫助他們登陸”。  根據荷蘭方面記載,鄭成功的登陸行動得到中國居民中2.5萬名壯士的幫助。南北路土社高山族群眾聞訊接踵而至,表現了台灣人民熱烈歡迎祖國軍隊收復台灣的愛國熱情。正是由於台灣人民的大力支援,鄭軍不但順利登陸,而且為分隔包圍盤踞台灣的荷軍創造了條件。

台灣本為邊疆地區,早期的移民渡海來台,開拓蠻荒之地,往往缺乏官方之保護和輔導,一切問題都需要自行解決,因此乃發揮傳統的互助合作精神,結成地緣聚落,集思廣益,推行自治、自衛,以求其本身的生存,並延續鄉黨之生命。移入今潮州地域開拓之廣東省潮州府屬墾民,為懷念其故鄉的山川草木、風俗習慣,就把他們祖籍的地名移植於這一新開的土地,命名為「潮州」庄,簡稱「潮庄」。

· 「鄭成功開台灣」歌

國姓開臺無外久 磚城造去真工夫 代先建設南寧府 天興萬年分二區
明末清初即平錠 南寧改號換府城 有看歷史著知影 臺灣全島設三廳

·   登陸鹿耳門

荷軍的據點台灣城、赤嵌城位於台南市。這裡海岸曲折,兩城之間有一個內港,叫做臺江。臺江西南面有七座山嶼相連,叫做七鯤(魚+身)。每座山嶼相距1里多,彼此“毗連環護”。一鯤(魚+身)北面隔海有北線尾小島,其間海面叫大員港(又稱安平港)。北線尾北側為鹿耳門港。荷蘭人修築的城堡台灣城在臺江西側的一鯤(魚+身),赤嵌城在臺江的東側,互為犄角。

    從外海進入臺江有兩條航路:一條是大員港,叫南航道,在北線尾與一鯤(魚+身)之間;一條是北航道,在北線尾與鹿耳門嶼之間,即“鹿耳門航道”。南航道口寬水深,船容易駛入,但港口有敵艦防守,陸上有重炮瞰制,必須經過戰鬥才能通過。北航道水淺道窄,只能通過小舟,大船必須在漲潮時才能通過。

    1627年荷軍曾在北線尾島北端建有熱堡,1656年在一次颱風中倒塌後便不再派軍防守。荷軍認為,憑此“天險”,只要用艦船封鎖南航道海口,與台灣城、赤嵌城的炮臺相配合,就可阻止鄭軍登陸。

    鄭成功之所以選擇在鹿耳門港突入,一是掌握了該地的潮汛規律,即每月初一、十六兩日大潮時,水位要比平時高五六尺,大小船隻均可駛入。鄭成功從澎湖冒風浪而進,正是為了在初一大潮時渡鹿耳門,二是鄭成功早已探測了從鹿耳門到赤嵌城的港路。所以,鄭成功實施登陸作戰的路線、地點的確都是正確的。

    四月初一中午,鹿耳門海潮果然大漲,鄭成功命令眾將士按圖迂迴而進。鄭軍大小戰艦順利通過鹿耳門後,立即兵分兩路:一路登上北線尾,一路駛入臺江,準備在禾寮港(今台南市禾寮港街)登陸。

    台灣城上的荷軍原以為中國船隊必從南航道駛入,忙於用大炮攔截,未料到鄭成功卻躲開了火力,船隊從鹿耳門駛入臺江,在大炮射程之外。荷蘭侵略者面對浩浩蕩蕩的鄭軍船隊,“駭為兵自天降”,頓時束手無策。鄭軍船隊沿著預先測度好的港路魚貫而人,切斷了台灣城與赤嵌城荷軍的聯繫,迅速于禾寮港登陸,並立即在臺江沿岸建立起灘頭陣地,準備從側背進攻赤嵌城。在北線尾登陸的一支鄭軍,駐紮于鹿耳門,以牽制荷蘭侵略軍兵船,兼防北線尾。

    台灣的漢族和高山族人民見祖國的大軍到達,爭先恐後地“出來迎接他們,用貨車和其他工具幫助他們登陸”。

    根據荷蘭方面記載,鄭成功的登陸行動得到中國居民中2.5萬名壯士的幫助。南北路土社高山族群眾聞訊接踵而至,表現了台灣人民熱烈歡迎祖國軍隊收復台灣的愛國熱情。正是由於台灣人民的大力支援,鄭軍不但順利登陸,而且為分隔包圍盤踞台灣的荷軍創造了條件。

·   戰爭經過

    鄭成功軍隊勝登陸,包圍了赤嵌城荷軍,並割斷了赤嵌城與台灣城之間的聯繫。當時,坐鎮赤嵌城的荷軍司令官描難實叮屬下兵力約400人,龜縮在台灣城中的荷蘭侵略軍長官揆一屬下兵力約有1100人,戰艦和小船各兩隻。荷軍兵力雖弱,但氣焰囂張侵略者狂妄叫囂“二十五個中國人合在一起還比不上一個荷蘭兵”,“只要放一陣排槍,打中其中幾個人,他們便會嚇得四散逃跑,全部瓦解”。    

    揆一妄圖憑藉其船堅炮利和城堡堅固,分三路向鄭軍實施反撲:一路分戰艦向停泊在臺江的中國船隻進攻,一路由貝德爾上尉(又名拔鬼子)率兵240人抵抗從北線尾登陸的鄭軍,一路由阿爾多普上尉率兵力200名乘船增援赤嵌城。

    鄭軍從禾寮港登陸紮營後,即遭到赤嵌城荷軍的炮擊。同時,荷軍又放火焚燒馬廄、粟倉。鄭成功“恐被焚燒糧粟”,派楊英等率軍前往看守堵禦。接著,鄭成功調整了部署:命令左虎衛王大雄、右虎衛陳蟒率領統船控制鹿耳門海口,以便接應第二梯隊登陸;令宣教前鎮陳澤率兵防守北線尾一帶,以保障主力側後安全,並置台灣城荷軍于腹背受敵的境地,另派兵一部監視臺江江面,切斷赤嵌城與台灣城的聯繫,為從海、 陸兩 面打敗荷蘭侵略軍的反撲作好了準備。

    四月初三,在北路發生了北線尾陸戰。北線尾是一個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沙洲,南端與台灣城相對,北端臨鹿耳門航道。荷軍貝德爾上尉趁鄭軍剛剛登陸,率領240名士兵,乘船沿臺江岸邊急駛北線尾,上岸後即分兩路向鄭軍反撲。

    貝德爾指揮荷軍以12人為一排,疏開戰鬥隊形放排槍,逼近鄭軍。陳澤率大部兵力從正面迎擊,另派一部分兵力迂迴到敵軍側後,夾擊荷軍。荷蘭文獻記載:鄭軍“箭如驟雨,連天空似乎都昏黑起來”。

    貝德爾發現自己腹背受敵,手足無措。他所指揮的荷軍士兵的勇氣,這時則完全為恐懼所代替,許多人甚至還沒有開火便把槍丟掉了。他們抱頭鼠竄,落荒而逃。鄭軍乘勝猛攻,將荷軍“一鼓而殲”,“夷將拔鬼子戰死陣中,余夷被殺殆盡”。

    南路增援赤嵌城的荷軍,也被鄭軍戰敗。這支200人組成的援軍由阿爾多普上尉率領,乘船沿臺江南岸駛往赤嵌城,企圖為描難實叮解圍。鄭成功發現後,立即出動“鐵人”軍還擊。他們雙手揮舞大刀(荷蘭人稱為“豆腐刀”),奮勇向荷軍砍去。200名荷軍士兵只有60名爬上岸,當即被“鐵人”軍消滅。阿爾多普率殘部逃回台灣城。

    阿爾多普出援失敗,赤嵌城守敵越發著急。描難實叮派人前往台灣城,要求揆一再派百餘人救援赤嵌城。評議會研究,台灣城的處境危險,兵力不足,“如果再派出一支援軍,則用以保衛熱蘭遮城堡及其周圍地區的全部後備軍將不足500名。而這支隊伍又是戰鬥力最弱、最缺乏作戰經驗的士兵所組成的,所以決定拒絕普羅文查要塞司令的請求”。

    荷蘭海軍以僅有的兩艘戰艦和兩艘小艇阻擊鄭軍。荷軍戰艦船體很大,設備先進。鄭成功以60艘大型帆船包圍荷蘭戰艦,荷艦“赫克托”號首先開炮,其他戰艦也跟著開火,鄭軍水師在鎮將陳廣和陳衝的指揮下,個個奮勇爭先。經過激烈戰鬥,“赫克托”號被擊沉。其他戰艦企圖逃跑,又被鄭軍艦船緊緊包圍。鄭軍用五六隻大帆船尾追“格拉弗蘭”號和“白鷺”號,展開接舷戰、肉搏戰。英勇的鄭軍士兵冒著敵人的炮火爬上“格拉弗蘭”號,砍斷船靠,又用鐵鏈扣住敵艦船頭斜桅,放火焚燒。“格拉弗蘭”號和“白鷺”號受重創掙脫逃跑,通信船“伯瑪麗亞”號戰敗後逃往巴達維亞。

    荷蘭海、陸作戰均告失敗,赤嵌城和台灣城已成為兩座孤立的城堡,相互間的聯繫完全割斷。荷方承認,當時赤嵌城守軍“力量單薄,處境危急”,“熱蘭遮城堡也由於地勢關係,難以堅守,熱蘭遮市區更是完全處於敵軍的包圍和控制之下”。

    鄭成功隨即加緊對赤嵌城的包圍。該城周圍45丈,高3丈6尺,城墻上有4座炮樓。 四月三日 ,鄭軍的士兵在赤嵌城外抓到了描難實叮的弟弟和弟媳。鄭成功對他們講明利害,令其回城,勸說描難實叮投降。接著,又派部將楊朝棟和翻譯吳邁、李仲前往勸降,表示絕對不會加害他們,並允許荷蘭人帶走自己的財產。 四月四日 ,赤嵌城的水源被台灣人民切斷。描難實叮見援兵無望,孤城難守,不得不挂白旗投降。這樣,鄭成功在登陸後第四天,就收復了赤嵌城。

    描難實叮投降後,奉鄭成功之命前往台灣城勸揆一無條件投降,遭到揆一拒絕。鄭成功與諸將分析形勢,認為不給侵略者以迎頭痛擊,敵人是不肯投降的,於是命令軍隊從鯤(魚+身)南端登陸,“移扎鯤(魚+身)山即一鯤(魚+身),候令進攻台灣城”。


參考資料

訪問(依姓名筆畫排序)

三山國王廟[忠主宮]林耀輝董事長

光塩民俗藝術團劉道訓團長

中文書目

李常吉等編著。《潮州鎮志》。屏東縣:屏東縣潮州鎮公所,1998。

林進源主編。《台灣民間信仰神明大圖鑑》。臺北市 : 進源,1994。

曾永義著。《我國的傳統戲曲》。臺北縣:漢光,1998。

曾永義、游宗蓉、林明德著。《臺灣傳統戲曲之美》。臺中市:晨星,2002。

林鶴宜著。《從田野出發 : 歷史視角下的臺灣戲曲》。臺北縣 : 稻鄉,2007。

楊馥菱著。《臺灣歌仔戲史》。臺中市:晨星,2002。

陳龍廷著。《臺灣布袋戲發展史》。臺北市:前衛,2007。

陳香編著。《尋根 : 台灣探源》。 臺北市 : 國家,2002。

簡炯仁著。《屏東平原開發與族群關係》。屏東市 : 屏東縣立文化中心,1997。

簡炯仁著。《屏東平原先人的足跡》。屏東市 : 屏縣文化,1999。

吳明德-台灣布袋戲表演藝術之美 台北市 : 台灣學生書局印行2005【民94】

謝中憲-臺灣布袋戲發展之硏究 國立編譯館主編 臺北縣 : 稻鄉, 民98[2009]

網路資料

臺北市西湖國民小學。〈話說歌仔 戲網開來──明華戲劇團專題網站〉。URL: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5/hsyea/index.htm。

哪吒鬧海-參考自http://www.greatchinese.com/gods/nazha.htm

全樂閣-參考自

http://diary.blog.yam.com/junryo691123/article/8073341屏東全樂閣木偶劇團部落格

http://folkartist2.e-lib.nctu.edu.tw/collection/palm_drama/pd2/artist/InSide5_2.shtml掌中乾坤布袋戲數位博物館

石光生,王淳美–屏東布袋戲的流派與藝術


主辦單位:屏東縣文化處

協辦單位: 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

歌仔戲借展單位:明華園黃/玄字團

皮影戲借展單位:光塩民俗藝術團

布袋戲借展單位:全樂閣木偶劇團

策展人 : 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 李怡賡 + 展場空間規劃與多媒體設計:李怡賡

訪談文案:陳怡璇/高健鈞   佈景統籌:方與薇  道具統籌:林燦龍

展場空間製作與影像輸出 : 紅豆畫室/紅豆設計/呈旭空間實業有限公司

影像美編 : 紅豆創意有限公司/蘇厚有/曾愛斐/許富淣

場佈道具 : 方與薇/黃詮順/黃子庭/林燦龍/黃瑀婕

戲臺繪製 : 高師大美研所 張芳榜+中山劇藝 方與薇/林燦龍/黃詮順/黃子庭/黃瑀婕

多媒體製作 : 中山大學李怡賡/陳怡璇 + 樹科大 黃彥翔/蕭軒